pear安卓下载二维码

这应该是一座县城,面积不算太大,人口也并不是很多,不过街面上倒是秩序井然,几乎看不到那场铺天盖地大雪所造成的危害与影响。

顾判和红衣在城外数里处落下,稍稍收拾了一下行装,扮作了一对江湖侠侣模样,就从敞开的城门处进了城,而后随着人群漫步行走在行人最多的长街之上。

城内的繁华热闹有些出乎顾判的预料,而且似乎这里的治安状况很好,不时有穿着甲衣的衙役和府兵沿途巡逻,做足了恤众安民的姿态。

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目光中看到了些许的疑惑,不过却并没有言语,而是依旧慢悠悠行走其间,真的开始逛起街来。

不久后,他们来到了生意最红火的酒楼之中。

也没问店家有没有雅间包厢,而是就在一楼大厅中寻了个还算僻静的角落,点了几样所谓的招牌菜品,然后便在等待上菜的间隙观察着周围的各色人等,听着他们的闲谈阔论。

盏茶时间后,一壶烧酒和两盘凉菜最先被端了上来。

红衣帮顾判斟了一杯,递到他手边后却是不无疑惑地道了一句,“酒水,确实是酒水。”

顾判盯着桌上的两碟凉菜看了许久,又拿起筷子夹起一箸送入口中,咀嚼片刻后直接咽下,唇角挑起一个古怪的笑容,“虽然味道一言难尽,但不得不说,这凉菜,确实是凉菜。”

两人对视一眼,又同时转头看向酒楼中其他食客,看着他们的吃食,也是在看着他们还算是健康红润的面孔,随即便又收回目光,一个专心低头吃喝,另一个则专心斟酒布菜,服侍那人吃喝。

“有问题?”

“有问题。”

清纯校花森俏丽迷人

“什么问题?”

“看不出来。”

“怎么办?”

“等等看。”

顾判和红衣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早已经将需要交流的内容,需要表达的意思传递完毕,于是乎就真的像是进来吃饭的食客,安安静静吃完了桌上的所有酒菜。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出现了。

他似乎没有带钱。

说实话自从身份地位越来越高,实力层次越来越强,尤其是收拢了越来越多的各种属下之后,他好像就没有了出门带钱的习惯。

确实没什么必要。

在大魏京城的时候,他一般都宅在自家的院子里面,偶尔出门要么是入宫,要么是去到国丈府、国公府一类的高门大院,自然是不需要自己掏钱吃饭。

唯一去过的酒楼还是计喉家的产业,虽然这货自从身受重创后便一直闭关不出,但绝味京品的火刀掌柜也是个极有眼色的,怎么也不可能做得吃饭还要付钱……这种不合常理的事情出来。

而不在大魏京城的时候,他几乎又完全脱离了人间烟火,整日里都在荒郊野外和那些异类生灵打交道作伴,大家属于你不吃我,我就吃你的关系,被吃的那一方自然不会再从肚子里面钻出来讨要一份饭钱。

所以说,当顾判吃完最后一口菜,咽下最后一口酒后,便相当大气地啪地一拍桌子,将穿梭在各个座位之间的小二给叫了过来。

小二一脸陪笑,“客官可是吃好了?”

“不好。”顾判低头看着刚刚被自己拍到桌上的玉佩,想了片刻后却又将它收了起来。

然后他从地上拈了一撮泥土,就当着店小二的面撒到了桌上的盘碗之中,很自然地便拉下脸来道,“你看看,这菜里面竟然有泥土污渍存在,若是认真找一找的话,可能还可以扒拉出来几条虫子,你说怎么可能吃的好?”

店小二顿时愣住,脸上笑容一点点变得僵硬,然后还未等他开口说些什么,便被顾判一把揪住了衣领,拎到了自己眼前。

哗啦啦!

一连串的桌椅拉动声响起,酒楼中的其他食客都注意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纷纷起身,对着顾判怒目而视,或许下一刻就会围拢过来将他一顿痛殴。

顾判根本就没有看那些人一眼,眸中幽幽碧火燃起,凝视着店小二的眼睛,数个呼吸后便又将他放开,还轻轻帮他抚平了弄皱的衣衫。

“有点儿意思。”

“人是活人,但却又如入幻境。”

他思忖着缓缓说道,“如果不是确定这是我们第一次进入到这座城内,我都以为是你在这里施展了入梦之法。”

红衣将目光从其他食客脸上移开,微微点头道,“顾郎所言不错,不过除了妾身之外,你莫非是忘记了还有一个和吾等还算有关系的生灵深谙此道?”

“计喉……”

“虽然和印象中的那种感觉有所不同,但经你这样一说,再细细品味一下,确实是有那么一丝和它很像的手法在里面。”

顾判看看被酒楼掌柜劝着重新坐下的一众食客,缓缓闭上了眼睛,也遮挡住了那一闪而逝的森寒杀意。

自从千羽湖一役之后,计喉身受重创,自此便很少出现在他的面前,前一段时间更是消隐不见,闭关疗伤,以图恢复。

他对此没有太过在意,也并没有趁它病、要它命的想法,毕竟在覆灭千羽湖一脉异灵的战斗中,它出力甚多,又在与金狼神的对峙交手中站在了他这一边,算是一定程度上的盟友关系,不太好做那过河拆桥、上屋抽梯的事情。

但是,如果真的是计喉又故态重发,将一地一域之人吞噬真灵神魂恢复己身,他也不会再看什么情面,定然会寻上门去,一斧头送它就此往生。

从另一面去看,计喉对他的态度也是心知肚明,后续也一直都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举动,那么为什么会在他威势日炽的时候,偷偷做出这样的事情?

就真的不怕他在震怒之下挥斧相向,让它的万载积累一朝尽丧?

“前辈息怒,息怒……”

忽然间,从楼梯拐角之上传来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

前辈?

这是在说他吗?

顾判眉头一皱,抬头望去,就看到一个身穿锦袍的男子从楼上下来,快步走到近前,恭恭敬敬躬身行礼。

在锦袍男子出现的那一刻,整个一楼大厅内的食客全部没有任何动作,就像是一尊尊惟妙惟肖的蜡像,陷入到了绝对的安静沉默之中。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