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视频畅享美好时光

() 当冰凉的果汁穿过喉咙、滑入哈利的胃时,冰冷的感觉直冲哈利的大脑。

这终于让哈利回过神来。

“那不可能是死亡预兆,”他不服气地对艾伦说,同时又像是在劝慰自己。

“你说的是什么?”艾伦惬意地吸了一口果汁,将双手抱在了脑后。

哈利从自己吹涨了玛姬姑妈开始说起,一直讲到了自己坐上了骑士公共汽车,来到了破釜酒吧。

“我在木兰花新月街看见那东西时,心里太紧张了。那大概就是一条流浪狗……”哈利竭力地回忆。

“在街上遇到一条流浪狗,这不值得大惊小怪。”艾伦安慰道。

“怎么说呢,我感觉得到,它很不一般,它给我的感觉,和今天在书店里那本书封面上的狗非常像。”哈利苦恼地抓了抓蓬乱的头发。

“其实,哈利,与其为了一条流浪狗而神伤,倒不如想想为什么魔法部对你吹涨了姑妈这件事情无动于衷。”艾伦提醒道。

“换做另外一个小巫师,被开除都有可能。这是违法的!”

艾伦觉得,与其为了未发生的事情恐慌,不如关注现实已经发生的问题。

“我也纳闷儿呢,”哈利承认道,“别说开除了,我还以为会被抓起来呢。”

阳光白衬衫戴眼镜女生居家生活照

“福吉为什么放我一马?”哈利的心思成功地被转移到了这件事情上。

“谁知道呢,总之肯定不会是因为你的名气大。”艾伦将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

“该发生的总会发生,该知道的早晚会知道,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也未必就是真相。顺其自然就好,不必想太多。”艾伦站起身来,和哈利告辞。

哈利脚步沉重地爬上楼走进房间,把课本一股脑儿都扔在床上,他总觉得艾伦意有所指。

和哈利不同,艾伦轻松愉快地回到了家,将开学需要的东西整理得清清楚楚。

日子一天天过去,艾伦惬意而舒适的暑假生活也走到了尽头。

现在,哈里斯先生一家已经毫不怀疑艾伦的能力。

在他们眼里,艾伦的心智远超同龄小巫师,行事极为稳重成熟,独自前往国王十字车站没有任何问题。

事实也的确如此。

艾伦顺顺利利地抵达了车站,甚至比他预计到达的时间还快了五分钟。

一眨眼,艾伦就穿过了坚固的金属墙壁,来到了9站台。

一抬头,艾伦就看见了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一辆鲜红色的蒸汽机车,正在那里喷吐着烟雾。

站台上挤满了来送孩子上车的男男女女的巫师。

“嗨,艾伦!”留着长长卷发的佩内洛一眼就看到了刚刚穿过隔墙的艾伦,愉快地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佩内洛!”艾伦微笑着,心情十分愉悦。

就在艾伦和佩内洛聊起暑假在埃及的见闻时,一个亢奋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交谈。

“啊,佩内洛!”是珀西韦斯莱。

珀西捋了捋红艳艳的头发,脸也涨成了粉红色。

他大踏步地朝佩内洛走来,故意把胸脯挺得老高,好让佩内洛看清他那枚闪闪发亮的徽章。

看到珀西和开屏的雄孔雀极为类似的表情,艾伦偷笑不已。

佩内洛嗔怪地瞪了艾伦一眼,如珀西所愿,看向了他的徽章。

“男学生会主席?”佩内洛挑挑眉。

珀西笑得格外灿烂,向旁边的艾伦示威似的挺了挺胸脯,徽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恭喜你,不过我也有。”佩内洛从衣兜了掏出了一个和珀西一模一样的徽章。

令佩内洛惊讶的是,珀西笑得好像更开心了。

火车的汽笛长长地鸣叫了一声,似乎在催促小巫师们赶紧登上列车。

珀西拎起了自己的行礼,看了看佩内洛,空出了一只手,想要帮佩内洛,把她的行礼一起扛上列车。

不过,他拎起佩内洛的行礼走了几步,就满脸通红地放下了行礼。

这行礼实在是太沉了,佩内洛在里面装了大石头吗?

佩内洛悄悄将魔杖收回到袖子中,扬起一抹灿烂至极的笑容,“艾伦,行礼很沉呢,能帮我一起抗上去吗?”

将佩内洛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的艾伦挺身而出,从珀西身边提走了行礼。

看着艾伦提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步伐轻快地和佩内洛登上了列车,珀西瞪大了双眼。

“艾伦的力气这样大的吗?”他喃喃道。

“重力咒,你真调皮!”登上了列车的艾伦对佩内洛说。

佩内洛无辜地眨眨眼,“我不喜欢格兰芬多的巫师在我面前炫耀。”

艾伦再也忍不住,和佩内洛同时笑了出来。

“抱歉,我必须要去到另外一个包厢,然后还要巡视列车!”佩内洛悻悻地说。

她忽然觉得,当上女生学生会主席也不完是一件好事。

“没关系,我可以和他们在一起。”艾伦扬了扬头,愉快地和在远处探头探脑的哈利他们打招呼。

“哈!那我就先走了。”佩内洛甩了甩漂亮的卷发,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了。

艾伦情不自禁地摸了摸鼻子,“我又做错什么了吗?感觉佩内洛好像生气了!”

又是一声响亮的汽笛,机车喷出蒸汽,慢慢开动了。

艾伦拉着行礼,去到了哈利他们的那个隔间。

赫敏坐在哈利的旁边,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罗恩和金妮他们扑到窗口朝外面送行的韦斯莱夫妇挥手。

直到火车拐了个弯,再也看不见他们了,才坐回了座位。

“我需要跟你们单独谈谈。”哈利小声对罗恩、艾伦和赫敏说,火车正在逐渐加速。

“金妮,你走开。”罗恩说。

“行,没问题。”金妮气鼓鼓地说,昂着脑袋走了。

艾伦、哈利、罗恩和赫敏顺着过道往前走,想找一个没人的隔间,但是所有的隔间里都坐满了人,除了车尾的那个。

那个隔间里只有一个人,一个坐在窗边熟睡的男人。

四个小巫师站在门口看了看。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一般是学生专车,除了那个推着小车卖食品的女巫,他们以前从没在车上看见过别的成年人。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