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888tw草莓网

一场化妆Party一直持续到凌晨2点。

阿尔文的印第安纳?琼斯最后还是没有获得“奖励”。

吉赛尔那姑娘跟阿斯加德的女战神希芙成了朋友,两个情场失意的姑娘决定决定做点什么,于是喝醉了之后这两个姑娘主动的找上了阿尔文,只不过一个是为了“表白”,一个是为了揍他。

被两个顶盔掼甲的女武士找上门的阿尔文一开始还想说两句俏皮话缓解一下气氛,结果吉赛尔那个不争气的姑娘抱着他的脖子把今天喝进去的酒水重新吐了出来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希芙看到阿尔文的倒霉样子也没好意思揍他,这姑娘自己的事情搞不定,但是打抱不平的精神倒是非常的足够,她在餐厅的中央盯着阿尔文替吉赛尔完成了“表白”。

天知道希芙到底是帮吉赛尔说的还是帮她自己说的,情到深处的时候这个女神双目飙泪的看着缩在远处的索尔,然后在毫无防备的阿尔文小腹来了一下,接着她就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扶着已经没有知觉的吉赛尔离开了餐厅。

而“受害者”阿尔文只能朝着自己的“劳拉”摊了摊手表示了自己的无辜。

…………

第二天一早,阿尔文从吧台里的一张小钢丝床上醒了过来。

感受到胸口的压力,阿尔文迷糊的张开眼睛,看到小金妮像个树袋熊一样的趴在自己的胸口,依然乱七八糟的小脸鼓动着,嘟嘟囔囔的说着梦话。

看着自己胸口的大滩湿迹,阿尔文估计自家姑娘正在梦里大快朵颐。

阿尔文看着睡得香甜的小金妮,好笑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让她能更舒服一点,然后自己重新闭上了眼睛,起床干什么?

弹奏着乌克丽丽的海岛姑娘高清图片

被未婚妻赶出房间的男人不需要早起,老子都睡餐厅大堂了,这么倒霉的男人肯定不会记得早餐应该怎么做……

就在阿尔文心里发牢骚的时候,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胳膊。

阿尔文转头看过去的被吓了一大跳,斯塔克裹着一条毛毯顶着一对黑眼圈从地上爬起来,梗着脖子意识不太清醒的说道:“这是哪儿?我怎么会睡在地上?”

面对表情迷糊的斯塔克,阿尔文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他昨天自己被赶下楼之后,把他这个被抛弃的醉鬼从钢丝床上掀到了地面。

竖起食指做了一个小声一点手势,阿尔文看着倒霉的斯塔克,说道:“我猜你是喝醉了,但是你怎么会睡在地板上?

佩珀那个狠心的姑娘抛弃你了?”

斯塔克有点难受的锤了锤自己的脑袋,说道:“我不记得了,但是我知道你这个混蛋肯定没有说实话!

哦~该死的酒精让我的头脑不清楚了……”

看着斯塔克痛苦的样子,阿尔文稍微有点愧疚的抱着小金妮慢慢坐起来,然后看着斯塔克说道:“看起你需要一张床,它是你的了。

我来煮点咖啡,咖啡因会让我们稍微清醒一点。”

斯塔克听了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小金妮,艰难的摇了摇头,从钢丝床上拿了一个枕头然后自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嘴里不满的嘟囔,“我要在这里建一座豪华酒店,最少让我喝醉了有个地方睡觉。

还记得我昨天干了什么吗?我要有点心理准备,希望佩珀今天的心情是愉快的。”

阿尔文听了再次躺了下来,像是说梦话一样的说道:“喝酒,不停的喝酒,然后跟一大帮超模贴身热舞。

史蒂夫也干了,我这里有监控,我会把图像发给艾普尔看看,倒霉鬼要凑齐三个人才能解除霉运。”

斯塔克梦呓一般的说道:“就这么干,我讨厌那个家伙,他穿一身牛郎制服把我的风头都给抢光了。”

说着斯塔克调整了一下自己枕头的位置,半眯着眼睛艰难的说道:“你呢?曼哈顿战斧被自己的未婚妻赶出来了?”

阿尔文苦恼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说道:“一个女神代替一个吐我一身的女孩向我表白了一下……

太招人喜欢了其实不是什么好事儿!

最操蛋的是其实我心里还有点高兴,无论谁被神奇女侠暗恋一下都会很开心吧?虽然她呕吐的样子很难看!”

斯塔克听了抬起眼角撇了一眼阿尔文,鄙视的说道:“你的表现太LOW了,知道世界有多少女人想要认识我吗?”

说着斯塔克想了想自己处境,看了一眼跟自己差不多同病相怜的阿尔文,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今天准备怎么办?我们得想个办法爬回自己该去的那张床。”

阿尔文沉默了一下,犹豫的看着斯塔克的倒霉样子,说道:“我们不能永远都在下风,我们得给那些女人一点颜色看看……”

斯塔克听了振奋了一下精神抬起头看着阿尔文说道:“你在开玩笑?你准备怎么干?”

阿尔文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会在早餐的煎蛋里面多放一点盐……”

斯塔克听完冲阿尔文竖起了中指,说道:“你这个没种的混蛋,你让我的幸福指数下降了90个百分点。

我们应该坐飞机去拉斯维加斯继续狂欢几天……”

阿尔文听了好笑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们可以把这件事写进‘愿望清单’里,等哪天我们快死了再去完成这件事情。”

阿尔文和斯塔克的对话吵到了正在做美梦的小金妮。

被两个絮絮叨叨的老男人吵到的小姑娘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只小胖手按在了阿尔文的嘴上,另外一只手在自己的嘴角揉了揉,然后把口水擦在了自家老爹的胸口。

“蛋糕,蛋糕,好吃的蛋糕……”

听到了自家姑娘的梦呓,阿尔文彻底的清醒了过来,然后他慢慢的坐起来把树袋熊一样的小金妮放在床上,在她脑门上亲吻了一下,准备兑现自己的承诺。

斯塔克看着被小金妮的梦话驱使的开始劳动的阿尔文,有点难受的轻声说道:“难道我也会有这么一天?”

整个餐厅真正开始热闹起来的时候是阿尔文的蛋糕出炉的时候。

甜腻的香味随着烤箱打开的瞬间就在整间餐厅里面蔓延开来。

睡得像头小猪的小金妮闭着眼睛,朝着烤箱的方向不停的嗅着小鼻子,像是梦游一样的坐了起来。

阿尔文看了摘掉围裙,笑嘻嘻的切了一小块蛋糕送到小姑娘的嘴边,看着小金妮傻乎乎的闭着眼睛转动着小脑袋跟着蛋糕打转,他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被彻底吵醒的小金妮看着眼前的蛋糕,开心的抱着阿尔文的大脸亲了一口,然后像是一只小松鼠一样捧着蛋糕吃的香甜。

阿尔文选择性的忘记了“刷牙”的事情,他只是在小姑娘的脑袋上揉了揉,然后指了指楼梯口,说道:“好东西需要分享,我们海盗都是讲义气的人。

上面的懒鬼们需要我们给他们一个起床提醒……”

说着阿尔文从吧台里翻出一支夏天玩的水枪朝着小金妮比划了两下,说道:“这会是印象深刻的MCall!”

…………

一顿鸡飞狗跳的早餐完成之后,阿尔文开车带着小金妮和斯塔克朝着斯塔克大厦的方向去了。

斯塔克坐在副驾驶上,拿着一个冰袋敷在自己的脖子上,瞪着正在开车的阿尔文,说道:“尼克那个混蛋小子的坏毛病终于找到出处了,过去弗兰克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现在他该知道谁才是要为一个小混蛋的诞生负责的那一个了!”

阿尔文回头冲坐在后座上的小金妮做了个鬼脸,父女合作的一场恶作剧让小姑娘很高兴,她觉得自己跟老爹并肩作战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面对斯塔克的抱怨,阿尔文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是误会,其实我只是在活跃一下气氛……”

说着阿尔文看了一眼斯塔克,笑着说道:“律师团准备好了吗?斯塔克集团的总裁辞职可是个大事件。”

斯塔克背靠着座椅,悠闲的把双脚搭在汽车手套箱上,笑着说道:“不用准备,你连自己的办公室都没有,只要去签一份文件,你就算是‘离职’了。

不过在那之前我想带你参观一下斯塔克大厦,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因为你提供的很多新奇玩意儿,那里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创造了很多的新成果。

比如你说的那个智能手机,我们已经有了成熟的样机,你看过之后如果觉得不错,我们就能授权给某一家手机公司让他们进行后续开发。”

阿尔文表情奇怪的看了一眼斯塔克,说道:“这可是大生意,留着自己干才是好的选择。”

斯塔克听了骄傲的摇了摇头,说道:“不,那东西没有多少钱。

斯塔克集团的项目已经足够了,多一个手机公司完没有必要。

佩珀会找个合适的公司接手这个项目的,我们只需要坐着享受专利红利就可以了。”

阿尔文没有纠正斯塔克对于智能手机的判断,因为没有必要,相对于斯塔克集团来说,现在的智能手机确实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而且这个家伙拿住了整个项目利润最丰厚的地方,靠着专利收钱可能是最简单的盈利模式了。

车子很快就到达了斯塔克大厦,阿尔文下车后把钥匙交给了一个殷勤的保安,然后跟着斯塔克走进了这座纽约的传奇大楼。

一路上阿尔文都享受了最高礼遇,凡是两条腿走路的生物在看到他的时候都会低下头尊敬的称呼他一声,“总裁先生!”

斯塔克走到电梯门口,撇了一眼表情不是太自然的阿尔文,笑着说道:“总裁先生如果觉得可以,我们可以延长你的合同。”

阿尔文没有理会斯塔克的调侃,他牵着小金妮的手跟着一起进了专用电梯,然后他看了一眼自己将要去的楼层,对着斯塔克说道:“我们现在去哪儿?你的办公室可不再那一层。”TV手机端/

斯塔克笑着挑了挑眉毛,说道:“我带你去看看我的纳米实验室,那里在材料应用方面有了突破。

我一直记得你的嘱托,尼克那个小子很快就能换上一条新腿了。

更灵敏、更轻便、更接近真实肢体……”

阿尔文感激的在斯塔克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笑着说道:“谢谢!你帮了大忙!”

阿尔文说话的时候电梯们打开了,斯塔克率先走出电梯,然后转头看着阿尔文说道:“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其实我挺喜欢尼克那个小子的。

赶紧跟我一起去看看,然后记得对我的天才表示一下敬意!”

阿尔文笑着点了点头拉着小金妮一起走出了电梯进入了一间庞大的实验室。

实验室被分成了两部分,其中一部分是机械义肢的生产研发实验室,另外一部分就是所谓的纳米义肢实验室了。

阿尔文刚走进纳米实验室就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穿着白大褂的老头正摆弄着一个银色的充气娃娃一样的东西。

看着身边表情奇怪的斯塔克,阿尔文笑着说道:“这是什么?斯塔克集团研究员的员工福利?”

斯塔克摊了摊手,说道:“依德教授是斯塔克集团最好的神经学专家,也是义肢项目的主要负责人。

不过人都有点怪癖,比如他想‘复活’自己在车祸中去世的女儿。

那是他为‘女儿’准备的身体,只等上帝把他女儿的灵魂送回来。”

阿尔文不可思议的看着斯塔克,有点惊悚的说道:“这不可能,这家伙的脑子是不是有点……”

斯塔克好笑的摇了摇头,说道:“他在用纳米材料制造一个机器人,然后试图把智能程序植入进去,用来模拟他女儿的各种习惯。

其实这跟我给你的安琪儿没什么不同。

别表现的大惊小怪的,我们需要尊重一个人为了怀念自己的亲人做出的努力。”

阿尔文一边走一边看着那个依德教授,轻声的嘀咕着,“但是在电影里这种人一般都是变态,机器人有什么好的……”

手机端 一秒記住→\B\iq\u\g\\o\\。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